您所在的位置:图卢兹劳特雷克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國發股份:壞賬計提信披存疑 理財產品支撐利潤

  國發股份(600538.SH)此前披露2018年年報,公司全年實現銷售收入2.25億元,實現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凈利潤-2,161.11萬元。

  梳理年報信息,導致2018年虧損的主要原因在于:1)醫藥流通產業收入較上年同期下降 6.17%,銷售費用較上年同期增加 603 萬元;2)公司分支機構國發大酒店經營虧損697萬元;3)支付酒店員工離職補償金181萬元,產生資產處置損失111萬元;4)全資子公司北京香雅經營虧損252萬元。

  國發股份作為一家2003年登陸上交所主板的老牌上市公司,除了上市的前三年扣非歸母凈利潤為正外,其余年份扣非后已連續虧損16年。

  是什么導致了持續虧損?未來能否扭虧為盈?

  沒有列示“單項金額重大并單獨計提壞賬準備”

  翻查財報發現,公司2018年應收賬款期末賬面余額為26,524.4萬元。而在應收賬款的分類披露中,沒有列示“單項金額重大并單獨計提壞賬準備的應收賬款”。

  查看公司應收賬款的計提政策,公司將單項金額重大的判斷標準定為“金額300萬元以上(含300萬元)款項”。那么公司期末2.65億的應收款里,是否不存在需要單獨列示并計提壞賬的金額?

  退一步看,年報還披露道:“公司應收賬款賬面余額26,524萬元,其中9,278萬元應收賬款賬齡在5年以上,預計無法收回,已全額計提了壞賬準備;賬齡在一年以內的應收賬款為13,872 萬元,1-2年的為2,917萬元。公司主要的大額應收賬款單位由醫藥流通業務產生,以北海、欽州、防城港等北部灣地區二甲及以上級別醫療機構為主,與客戶已合作多年,由于醫藥市場競爭激烈,為了開拓業務,保持較大的應收賬款額度。”

  公司賬面有長期的應收賬款無法收回,加上市場競爭激烈的影響,賒銷額度較大,相應的回款風險會增加。那么對長期掛賬的應收款進行清理,卻不列示“單項金額重大并單獨計提壞賬準備的應收賬款”,是否有合理的理由?

  主營業務變更頻繁,剝離、出租資產獲取利潤

  報告期內,公司經營的主要產業包括醫藥制造及醫藥流通產業、分子醫學影像中心和腫瘤放療中心及腫瘤遠程醫療技術服務、酒店服務等。

  翻查年報發現,公司在歷史上曾經有過多次變更主營業務的經歷。

  在多次經營虧損的狀況下,最近兩年的主營業務也發生了幾次變更,主要表現如下:

  2018年,公司不再經營農藥產業業務和環保業務。由于2017年底對外出售了湖南國發的所有股權,2018年不再將湖南國發納入合并報表范圍,故湖南國發主營的農藥業務與環保業務被剝離。

  2019年,公司不再經營酒店業務。由于分支機構國發大酒店2018年虧損697萬元,公司已將國發大酒店整體打包對外出租,不再經營酒店業務。

  整體出租后,2019年酒店的物業預計比2018年減少虧損約600萬元。并預計未來15年會為公司帶來穩定的現金流:首年租金費用70萬元\/年;第二第三個租賃年度的租金費用為人民幣210萬元\/年;從第四年起每三年為一個遞增周期,年租賃費用在上一個周期基礎上遞增7%。

  出售子公司股權、打包出租酒店業務換取租賃費,其背后的原因或許都是為了改善經營業績。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國發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