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图卢兹劳特雷克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金正大營收暴跌48% 激進擴張到底還要禍害多少公司?

  金正大是中國農資領域的一家創新企業,在過去20年發展中曾經突破技術限制一路引領行業獨占鰲頭,但是在發展中因為難抵規模擴張的誘惑,在財務方面出現了一些問題,如今營收利潤均大幅下跌,遭到了深交所問詢。

  很多企業,你上次聽到它時還欣欣向榮,但是好像一夜之間就跌落深坑,這樣的新聞屢見不鮮。

  近日,主要生產化肥的生態化工公司金正大收到深交所發來的半年報問詢函,因為“截至2019年6月底,公司預付款余額達66.5億,與上年底相比,增加了14.23億”,深交所要求公司列表披露數額前五的預付款項明細,用以判斷是否存在關聯關系、資金占用等。

  此外問詢函還要求公司對今年上半年營業收入下滑,但應收賬款和應收票據余額卻不斷大幅增加的原因和合理性予以說明。

  事實上,2018年年報發出時,金正大就曾遭到深交所問詢。接連問詢的背后,反映的是公司可能存在嚴重的財務問題。股價走勢也反映了市場對金正大的認識,年初至今,金正大股價跌幅超過40%。而近4年來其股價跌幅甚至達到了75%之高。

  1

  曾以品質取勝

  相較于總是被風口垂青的互聯網、金融、科技、地產、家電等行業,農業實在是個默默無聞的存在,即便是被互聯網顛覆的清風劃過,那也像投進大海的石子兒,難以激起大的漣漪。

  而就是在這樣一個領域,金正大努力耕耘了20年,竟也做到了行業翹楚的地位。這是因為早期的金正大在粗放運營、低端產品成堆的環境里選對了路,堅持研制和生產優質化肥產品,之后抓住“緩控釋肥”的概念大賺一筆,奠定在產業的根基之后,又相繼在高塔硝基肥、套餐肥和現在的水溶肥領域都有作為。

  也就是說,準確地把握中國農業發展不同階段的肥料需求并研制生產出相關產品是金正大得以發展壯大的原因。而且,農資領域實則非常有發展潛力,因為中國作為全球最大的化肥生產國和消費國,化肥產業始終大而不強,只要你在某一個關鍵環節把握住了機會,企業就能崛起。

  臨沂市臨沭縣是山東省化肥企業較為集中的地方,在中國化肥產業漸興的上世紀90年代末,僅此一地,化肥企業就在短短十年間從最初的幾家、年產量不到5萬噸迅速發展到上百家,產能達到六七百萬噸。但普通化肥同質化競爭、產能過剩問題嚴重。

  金正大算是后來者。1998年,金正大誕生在臨沭縣的一個小山村,因為設備簡陋、資源匱乏、技術尚不成熟,公司時時處于風雨飄搖之中。有一次,一場暴雨導致了工廠的整套設備癱瘓,流水線停止作業,但是因為零件稀缺難購而只能持續停產。

  為了盡快維修設備、恢復生產,金正大創始人萬連步只好風雨兼程、四處奔波才從國外聘請了幾個高級技師回來,最終,在這些“專家”的精心指點下對癥下藥操作,系統才恢復了正常運轉。這件小事讓萬連步認識到了“專業”的重要性。

  所以他后來無論是研發新產品還是引進新技術,都把“專業”二字放在前面。經過幾年刻苦努力,金正大的業績竟然飛躍般上升,效率越來越好,客戶與日俱增,訂單直線飄升。而讓金正大能夠脫穎而出的,就是“專業”的態度。

  與周圍上百家作坊小廠采取粗放低端經營方式,只生產低標號復合肥、摻雜使假的行為相比,金正大對自己要求十分嚴格,作為一家“專業”的化肥廠商,它一出手就要生產優質復合肥,這種獨樹一幟的產品策略讓它很快脫穎而出。

  那時,萬連步是個“老干部”型創業家,為了搞出高標號復合肥,他帶著技術人員在40度高溫下反復試驗,不顧化學成分揮發對身體造成的各種不適,終于成功研制出了領先行業的化肥產品,并很快建成投產了一條年產5萬噸復合肥的生產線。

  在一個粗放經營、野蠻生產的環境里創業有壞處也有好處,壞處是如果沒有足夠精明的頭腦很可能就會被同化在里面走不出來;好處是,只要你堅持做到與眾不同很快就能脫穎而出。金正大的好產品很快就得到市場認可,當年即盈利100多萬元,并很快突破千萬利潤大關,變為當地的行業霸主。

  2

  成為行業龍頭

  高標號復合肥讓金正大掘到了企業發展壯大的第一桶金,而緩控釋肥提供的機會則讓它奠定了行業龍頭的地位?;嵐讜詿蠹頤媲岸際瞧降鵲?,而能否抓住機會靠的是眼光和能力。

  緩控釋肥是源自歐美國家的“施肥技術的一次革命”。這種化肥通過特殊的包膜技術控制養分釋放的速率,因而比傳統化肥有效期更長,既能更有效地促進農業增產,也讓農民省了錢和降低了勞動量。而控釋肥比緩釋肥更高級,可以根據作物的生長周期,讓養分釋放的速率和時間與作物養分需求同步。

  這項技術是發達國家早在上世紀60年代就研制成功的,但卻對中國進行長期的技術封鎖。中國科研機構經過長期的自主研發仍未能實現商業化生產,所以中國化肥業長期處于大而不強的尷尬境地。全球化肥施用的平均水平是每畝8公斤,而我國卻是這個數值的近3倍21.9公斤,不僅造成了資源浪費還對耕地產生了嚴重污染。

  如果能研制出自己的緩控釋肥就能在很大程度上解決這些問題呀,聰明的金正大敢想敢干,總能精準地把握機會。據說,“果斷向緩控釋肥的高峰攀登”的金正大為了讓科研機構的紙面技術實現規?;?,投入了“少則數千萬,多則上億”的資金,而那時它的年利潤也就2000萬左右。

  很多企業都秉承“大干快上”的精神傳統,總是把1說成3,把3說成10。作為精明的企業,金正大也比較精于此道。說干就干,2004年底,金正大引進山東農業大學緩控釋肥專利技術并自主設計、安裝了國內第一條規?;?,開啟了這場科技冒險。

  據說,為了做出那層抑制化肥營養釋放的包膜,金正大才幾個月就往地里扔了3000多噸化肥,產生了貨值800多萬元的廢料??蒲謝購芏嗄昝揮惺迪值氖慮?,它一年就搞定了。2006年農歷正月初八,伴隨著新春佳節的喜氣洋洋,金正大的中國第一條年產30萬噸的緩控釋肥生產線已經開始運轉了。

  這件事被定義為“中國化肥產業的突破”,是“國內企業首次打破壟斷、依靠自主創新達到了化肥行業世界領先水平”,且生產成本只有國外的一半,據說這條生產線的出現,把這種昂貴的“貴族肥料”帶到了廣大中國農民的田間地頭,還動搖了國外霸道企業對價格的壟斷。

  之后,金正大先是在沂蒙山區建成了年產100萬噸的全球規模最大的緩控釋肥生產線,又陸續開發出農作物生長所需的水溶肥、葉面肥、微生物肥、土壤調理劑等,并以此成為全國復合肥行業的標桿和領軍企業,先后起草、參與了《緩釋肥料》國家標準和《控釋肥料》行業標準等19項標準的制定。

  2009年和2012年,金正大兩次榮獲緩控釋肥領域的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2010年,金正大以市場占有率第一的成績登陸了深圳交易所,成為中國緩控釋肥領域第一股,募集資金15億元。奠定了行業龍頭基礎的金正大迅速把觸角延伸到國內外更多地域,復合肥產銷量更是連續8年全國第一。

  做出如此功勛的金正大此時已經有了農業界“華為”的稱號,而且干勁兒不減當年。2017年其率先推出了“25+10>50”減肥增效創新方案和親土種植方案,即用金正大25公斤新型穩定性肥料和10公斤控釋肥料,從產量和品質上都能超越50公斤同等養分含量的傳統肥料效果,再次大幅減少了化肥使用量。

  據說,這項技術已在全國1000個縣以示范田的方式推廣了上萬畝,在玉米和小麥種植上取得了穩定效果,幾十萬農民因此受益,甚至有業內人士認為這項技術至少領先國際3年以上。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