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图卢兹劳特雷克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茅臺董事長李保芳的煩惱:如何讓老百姓能喝上平價酒

  “超市排起長龍,上架一秒搶空。出門倒手黃牛,經銷商家囤酒。”

  在這場涉及多方利益糾葛的博弈中,茅臺集團已經打響了價格保衛戰,“控價、控價、控價”已成為其這個月乃至近半年的關鍵詞。

  盡管仍一瓶難求,但從走勢上看,飛天茅臺的價格也確有回落,從8月末的近3000元/瓶已降至如今2000上下。只是,這離官方規定零售價1499元還有一段距離,更有經銷商頗為自信而不客氣地講,“那是活在人們想象中的數字”,在他記憶里,自己就沒賣過1499元的平價茅臺。

  這讓繼任董事長還不到一年半的李保芳也有點坐不住,時不時就出來喊話。整個9月,在外部媒體描述中,李保芳主要做了三件事:“開會”、“暗訪”、“交新朋友”。

  壹

  9月19日,象征國貨品牌的“貴州茅臺”隨長征十一號運載火箭,在酒泉衛星發射基地騰空而起,其中一枚編號為“OHS-3B”的高光譜衛星被命名為“飛天茅臺星”。也正如當下緊跟飛天茅臺的緊俏與火熱,茅臺集團既定的千億宏圖也在步步逼近。

  9月21日,茅臺集團公司、股份公司在北京召開外部董事座談會。李保芳在會上明確提出,年內完成“市值破萬億、股票破一千、銷售收入破一千億”的目標。

  有目標總是好的。就目前情況來講,貴州茅臺股價已有一月時間維持在千元以上,總市值近15000億,也就年收入還留些懸念,兩個月前,茅臺集團對外公告,上半年集團營收463.3億元,其中股份公司營收394.88億元。

  不過,目標并不算新目標,倒更像是對前任留下遺產的“老生常談”。李保芳稱這是一次“務虛會”,從會議內容看,他主要做的還是“敲敲桌子”、“拍拍肩膀”、“定定基調”——“目前公司管理仍存在一些問題;明年我們要開展基礎建設年;要居安思危,要行穩致遠”。

  穩才能保證目標實現。早在2016年,剛從白酒業低谷中走出的貴州茅臺,就將“千億集團”的愿景謀劃為“酒業收入750億,多元化板塊250億”。時任董事長袁仁國并不大自信地把期限定在了2020年。

  直到茅臺2017年收入超760億后,這一目標才被提到了2019年。這是李保芳捧下接力棒后即將要交的的答卷。2019博鰲亞洲論壇上,李保芳表示,茅臺酒最終的年產量是5.6萬噸,在6600噸產能擴建完成后將不再擴建。

  這也意味著,靠“茅臺酒”單一品牌提振業績,在未來是有天花板的。上市公司2018年報中,總營收736億,其中茅臺酒占655億,系列酒81億。2019上半年營收394億,茅臺酒占348億,系列酒46億。

  這是“李保芳時代”面臨的挑戰。

  貳

  自掌舵茅臺以來,整頓經銷商就成了李保芳的常態工作,“暗訪”也成了茅臺集團的習慣性動作,常令地方經銷商和零售店老板們“不寒而栗”。

  9月13日,正值中秋,李保芳“暗訪”六盤水市一家專賣店時講:“茅臺酒是拿來喝的,不是拿來炒的,請不要做‘黃牛’,不要非法倒買茅臺酒。”

  不過,有不少民眾卻對此不以為意。畢竟,飛天茅臺的高價依然擺在那里。作為公司的掌舵者,李保芳自然痛恨不守規矩的經銷商和那些從中撈油水的黃牛,更何況,二者有時還難辨“雌雄”。

  在8月底的價格會議上,李保芳直截了當地講:“今天是為價格而開會,要控制價格,而不是穩住價格?;婆=輛忠彩侵萍鄹穹枵塹囊蛩?,不能讓‘黃牛’問題成為茅臺酒銷售過程中一個司空見慣、熟視無睹的現象。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茅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