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图卢兹劳特雷克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宝龙商业董事局主席许华芳:其实一两年前就想上市

  “宝龙商业上市没有具体时间表,越快越好。”许华芳在2019中期业绩会如是说。

  时间回到8月份,宝龙地产申请分拆宝龙商业在港上市引来了不小关注。自万达商管私有化退市以来,国内商业地产服务运营为主业的上市公司便比较少,而背靠巨无霸地产母公司的商业地产上市公司更是凤毛麟角。

  12月30日早上9点,许健康和许华芳父子现身港交所敲钟,一同上市的贵州银行这一家茅台概念股破发了,而且暴跌7.26%。

  相比贵州银行,宝龙商业股价走势看起来延续了今年以来物业股概念的一波资本热潮,以9.5港元发行价开盘半小时后,一度超过10港元,盘尾收9.99港元,涨5.16%,总市值59.94亿港元。

  如果说早早就成为了宝龙地产总裁的许华芳,过往仍然是父亲许健康光环下的第二代接班人,那么此次成功将宝龙商业推动上市后,许华芳也得到了应有的奖赏——宝龙商业董事局主席。

  在宝龙商业董事会中,将没有父亲许健康的身影,由许华芳直接担任董事局主席,同时担任公司非独立执行董事的还有胞姐许华芬及堂妹许华琳,这是许氏家族年轻一代的班底,而独董中还有着碧桂园前任CFO伍绮琴这样经验丰富的班底。

  赛道有多宽

  “没什么感觉。”对于此次宝龙商业的分拆上市,许华芳显得很淡定。

  从1993年起,宝龙商业的业务主要是为大股东宝龙地产提供物业服务,直到2007年,开始将业务扩展至商业运营。

  关于上市计划,许华芳表示:“其实一两年前就想上市。”

  2018年初,万达旧将王寿庆加盟宝龙商业不到半年时间,便甩手离去加盟旭辉,许健康决定将许华芳推到宝龙商业负责人这个位置上。

  或许也正是从那时起,许华芳便有了将商业地产部分拆出来上市的念头,只不过过往港交所对于这一类母公司业务和资产依赖性很强的公司监管很严,难以通过聆讯。现在,港交所逐步放开限制,允许这类型公司上市。

  从历史来看,此次能够将宝龙商业独立分拆上市,许华芳算得上是头号功臣。在今年众多物业管理公司分拆上市的浪潮中,他决定追上这股浪并减重前行,将宝龙商业的品牌以及商业、物业的服务与运营包装上市——宝龙商业管理控股有限公司。

  据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宝龙商业将采用“3+1模式”。其中,向中小型企业收取高服务管理费的模式;对国有类资产用包租的方式;与母公司合作做并购小股操盘的概念。而“+1”是探讨收购相对成熟的商业公司,同时收购团队和项目。

  宝龙形容自己是境内首家分拆商业地产业务赴港上市的轻资产商业运营服务提供商,过往是旧瓶装新酒,许华芳此次无疑是新瓶装旧酒,将同样的业务换了一身行头便华丽上市,市盈率升至30多倍。

  在房地产“白银时代”,传统房地产业务由于周遭原因往往受到低估,而商业管理与物业服务公司作为房地产衍生品同时具有房地产高速增长的红利,受到监管的力度又比较小,提供稳定的现金流,受到资本市场热捧。

  为了上市,宝龙商业还大幅改变了自己的负债结构,清出了所持有上海人寿的部分股权,将其剥离出上市平台,偿还了绝大部分银行贷款,而该部分贷款主要是为了母公司所借的钱。

  启动IPO后,市场买家反响不错,几十倍的超额认购,9.5港元发售价接近定价区间的天花板,四位基石投资者包括永辉超市、安踏关联人士以及恒安国际副主席许连捷和Orchid China Master Fund Limited。

  该次IPO所得款项净额约13.36亿港元,而去年宝龙商业营收也不过12亿元,以及1.33亿元的净利润。与其他一样讲着故事上市的弄潮儿一样的是,集资最大去向仍然是战略收购及投资于其他商业运营服务供应商。

  现在,虽然在IPO上取得了很大成功,但宝龙商业还需要有足够的案例来证明这个赛道有多宽。虽然理论上类似这种轻资产服务运营公司并不存在行业壁垒及天花板,但在高端商业及品牌运营上,宝龙似乎仍然没有过往的经验来保证未来的一定成功。

  如同万科与戴德梁行的合作是为了补足自己高端物业管理的缺失,宝龙商业或许也需要找到这样的收购目标。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宝龙商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