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图卢兹劳特雷克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炒鞋者往事:全民皆“贩” 1300元的耐克被炒到1.5万

  在北京、上海等城市的球鞋门店发售限量款球鞋时,门口总会聚集着一批黄牛。他们来门店抢鞋,再卖出去,转手间就能多赚两三千块。这个行当甚至吸引了不少老年人的参与,他们受雇于炒鞋方,搬个小凳子在球鞋门店前排队抢鞋,一天能赚50-100劳务费。

  球鞋的入手价并非高不可攀,如果再加上点运气,即使是没有经济来源的学生,都可入手,这让“全民皆贩”成为可能。

图卢兹劳特雷克 www.kvywrv.com.cn   球鞋爱好者康浩告诉PingWest品玩,他于2018年11月以约2000元的价格购入手AJ1阴阳(NIKE AIR JORDAN 1 RETRO HIGH OG NRG “HOMAGE TO HOME”),一年内穿只穿过四、五次,在2019年8月时,便以4000元的价格售出。

  康浩并非个例,他只是千万普通球鞋爱好者之一,最近他们的遭遇堪比股票市场的“牛市”:即使是已上过脚的二手球鞋,也能以翻倍的价格再交易。

  他们仅凭一点运气,以原价或低价入手。球鞋的原价并不贵,价格偏高的Adidas Yeezy原价也不过1899。一段时间后,炒鞋方的炒作带动球鞋价格水涨船高,转售的时机到来,“有钱为什么不赚呢?”这是大部分接受PingWest品玩采访的普通球鞋爱好者的回答。

  即使没有投入巨额资金,也能成为这波“炒鞋”热潮里的一份子,普通消费者尚且如此,更别提场内各专业玩家。

  球鞋交易平台“斗牛”用K线、涨跌幅等专业图表呈现球鞋价格走势。“毒App”曾上线的寄售服务(球鞋鉴定后,存放在毒App仓库,等价格上涨后再出手,直接从仓库发货),“nice”曾上线闪购服务(无需发货,买卖双方完成付款流程,直接在平台內更改商品所有权),还有沉默且神秘的“炒鞋玩家”都在助力这场狂热。更不可思议的是,甚至还出现了区块链交易所上线球鞋交易区。

  所有的力量,无论是专业的还是业余的,都自觉不自觉地卷入这股炒鞋热潮中。

  神秘的炒鞋玩家

  周一运营着一家球鞋淘宝店铺。店铺是与品牌方签订合约,直接向品牌进货的头部商家。他入行已有3年。

  他告诉PingWest品玩,炒鞋热对他“没有什么利好”,反倒是增加了不少烦恼。比如当店铺上的球鞋价格低于市场价时,炒鞋方会疯狂来拍下球鞋。

  淘宝店的价格是人工在后台修改,不是随市场价格自动调整。“你不发货就投诉,(球鞋)没有涨到他们的理想价格就退货。”,“如果是我做客服和发货,也我会气死的。”

  周一的店铺上原本有Air Jordan 1 Retro High X Travis Scott。这双是今年价格涨幅最高的球鞋,于2019年5月份面世,原价1299元,7月份被炒到了10000元,价格至今持续翻涨,特殊鞋码现在已经涨到了15000元。

  现在,这双鞋已经直接下架。周一直言,“懒得跟随市场动态调整价格,有些限量款都不想做了。”

  虽然随着球鞋热度上涨,相对普通的鞋款的销量和价格也会涨,但与此同时,拿货也变得不那么容易,“有时候我们也要加价拿鞋。”

  过去,像周一这样的代理商预测销量时,看的是货量、预定量和球鞋配色。他们只能预测销量好或不好,无法预测定价高低,但现在,这一切标准都失效了,无形的手正在操纵着球鞋市场,这双手来自“炒鞋玩家”。

  关于炒鞋玩家的传闻不少。有说他们一夜暴富的,也有说他们会用巨款进场扫货,收买自媒体为特定鞋款炒作热度,制造卖方市场,拉高球鞋价格。

  国外的知名球鞋“倒爷”Derrick就曾分享过自己的炒鞋经历:在Yeezy 750 Boost刚发售时,他从各种渠道囤了127双鞋,价高时两天售罄,共赚22.8万美元,折合150万人民币。

  在北京、上海等城市的球鞋门店发售限量款球鞋时,门口总会聚集着一批黄牛。他们来门店抢鞋,再卖出去,转手间就能多赚两三千块。这个行当甚至吸引了不少老年人的参与,他们受雇于炒鞋方,搬个小凳子在球鞋门店前排队抢鞋,一天能赚50-100劳务费。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炒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