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图卢兹劳特雷克 >> 新零售頻道 >> 正文
炒鞋者往事:全民皆“販” 1300元的耐克被炒到1.5萬

  在北京、上海等城市的球鞋門店發售限量款球鞋時,門口總會聚集著一批黃牛。他們來門店搶鞋,再賣出去,轉手間就能多賺兩三千塊。這個行當甚至吸引了不少老年人的參與,他們受雇于炒鞋方,搬個小凳子在球鞋門店前排隊搶鞋,一天能賺50-100勞務費。

  球鞋的入手價并非高不可攀,如果再加上點運氣,即使是沒有經濟來源的學生,都可入手,這讓“全民皆販”成為可能。

  球鞋愛好者康浩告訴PingWest品玩,他于2018年11月以約2000元的價格購入手AJ1陰陽(NIKE AIR JORDAN 1 RETRO HIGH OG NRG “HOMAGE TO HOME”),一年內穿只穿過四、五次,在2019年8月時,便以4000元的價格售出。

  康浩并非個例,他只是千萬普通球鞋愛好者之一,最近他們的遭遇堪比股票市場的“牛市”:即使是已上過腳的二手球鞋,也能以翻倍的價格再交易。

  他們僅憑一點運氣,以原價或低價入手。球鞋的原價并不貴,價格偏高的Adidas Yeezy原價也不過1899。一段時間后,炒鞋方的炒作帶動球鞋價格水漲船高,轉售的時機到來,“有錢為什么不賺呢?”這是大部分接受PingWest品玩采訪的普通球鞋愛好者的回答。

  即使沒有投入巨額資金,也能成為這波“炒鞋”熱潮里的一份子,普通消費者尚且如此,更別提場內各專業玩家。

  球鞋交易平臺“斗牛”用K線、漲跌幅等專業圖表呈現球鞋價格走勢。“毒App”曾上線的寄售服務(球鞋鑒定后,存放在毒App倉庫,等價格上漲后再出手,直接從倉庫發貨),“nice”曾上線閃購服務(無需發貨,買賣雙方完成付款流程,直接在平臺內更改商品所有權),還有沉默且神秘的“炒鞋玩家”都在助力這場狂熱。更不可思議的是,甚至還出現了區塊鏈交易所上線球鞋交易區。

  所有的力量,無論是專業的還是業余的,都自覺不自覺地卷入這股炒鞋熱潮中。

  神秘的炒鞋玩家

  周一運營著一家球鞋淘寶店鋪。店鋪是與品牌方簽訂合約,直接向品牌進貨的頭部商家。他入行已有3年。

  他告訴PingWest品玩,炒鞋熱對他“沒有什么利好”,反倒是增加了不少煩惱。比如當店鋪上的球鞋價格低于市場價時,炒鞋方會瘋狂來拍下球鞋。

  淘寶店的價格是人工在后臺修改,不是隨市場價格自動調整。“你不發貨就投訴,(球鞋)沒有漲到他們的理想價格就退貨。”,“如果是我做客服和發貨,也我會氣死的。”

  周一的店鋪上原本有Air Jordan 1 Retro High X Travis Scott。這雙是今年價格漲幅最高的球鞋,于2019年5月份面世,原價1299元,7月份被炒到了10000元,價格至今持續翻漲,特殊鞋碼現在已經漲到了15000元。

  現在,這雙鞋已經直接下架。周一直言,“懶得跟隨市場動態調整價格,有些限量款都不想做了。”

  雖然隨著球鞋熱度上漲,相對普通的鞋款的銷量和價格也會漲,但與此同時,拿貨也變得不那么容易,“有時候我們也要加價拿鞋。”

  過去,像周一這樣的代理商預測銷量時,看的是貨量、預定量和球鞋配色。他們只能預測銷量好或不好,無法預測定價高低,但現在,這一切標準都失效了,無形的手正在操縱著球鞋市場,這雙手來自“炒鞋玩家”。

  關于炒鞋玩家的傳聞不少。有說他們一夜暴富的,也有說他們會用巨款進場掃貨,收買自媒體為特定鞋款炒作熱度,制造賣方市場,拉高球鞋價格。

  國外的知名球鞋“倒爺”Derrick就曾分享過自己的炒鞋經歷:在Yeezy 750 Boost剛發售時,他從各種渠道囤了127雙鞋,價高時兩天售罄,共賺22.8萬美元,折合150萬人民幣。

  在北京、上海等城市的球鞋門店發售限量款球鞋時,門口總會聚集著一批黃牛。他們來門店搶鞋,再賣出去,轉手間就能多賺兩三千塊。這個行當甚至吸引了不少老年人的參與,他們受雇于炒鞋方,搬個小凳子在球鞋門店前排隊搶鞋,一天能賺50-100勞務費。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炒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