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图卢兹劳特雷克 >> 新零售頻道 >> 正文
誰在染指寵物圈 收割“鏟屎官”

  曾經說過,人性的弱點往往是資本手里最大的牌。我們都曾見過這樣的瞬間:深夜地鐵里的加班大軍;霓虹燈下零星的身影;以及時刻掛在脖子上的耳機。他們在逃避孤獨,他們也在向往孤獨。這不僅是一門學問,更成就了一種經濟。當消費行為中,意識流開始喧賓奪主,孤獨經濟的火便風吹可燎原。時至今日,我們可以直觀地預測出其中最旺的那一把,無疑當屬寵物市場。

  2018年我國寵物消費市場規模達到1708億元,比2017年增長27%。到2020年,這一數字有望達到2000億元。近幾年,淘寶、天貓等平臺的寵糧、動物零食和清潔洗護用品等市場規模漲勢明顯。2019年上半年蘇寧銷售額為1.3億,銷量114萬,淘寶銷售額達到103億,銷量2.68億。

  近日,一向投資有道的雷軍,連續投資兩家寵物品牌。誠如多數媒體所言,寵物市場這塊蛋糕,勢必引得資本蠢蠢欲動。

  環顧身邊,隨著越來越多年輕人將“貓狗雙全”奉為人生贏家,或自豪,或羨慕。心理效應推動經濟格局,在這種社會現象的反襯下,我們便不得不去思量寵物消費背后的巨幅陰影究竟有多大。

  “云吸寵”大軍的喜與悲

  在寵物愛好者的朋友圈里一直流傳美國史塔克說過的一句話:養狗,是唯一一種能用金錢買到的愛。多數人聽到這句話時,潛意識里會自動過濾重要信息,將“金錢”這個必要條件一略而過。

  同時又不得不承認,這的確是一項資金與精力雙重堆砌下的“奢侈消費”。寵物報告顯示:與2018年相比,2019年寵物飼養者為單只寵物的年消費金額達到5561元,同比增長545元,增幅為10.9%。

  然而,這還只是平均數據。有網友曾經為自己的寵物狗列過一項消費數據清單,在微博放出后,很快引起不少鏟屎官的“附議”。清單顯示:狗狗的年均消費巨頭主要在食品與醫療方面,其中有一項高額開支令人哭笑不得,即5500元的家具消費。

  該網友表示,狗狗在磨牙時期就會搞破壞,一不順心也會搞破壞,甚至運動量不足還是會搞破壞,家具開支在養寵物的過程中不可避免。顯然,被寵物掏空錢包的后怕赤裸裸地橫貫在消費者眼前,“貓狗雙全,人生贏家”在某種程度上更是對消費能力的劇烈考驗。

  另一方面,《中國寵物白皮書》顯示:從2016年開始,養寵人群畫像的關鍵詞主要集中在年輕、高學歷、女性身上,企業工作人員居多。年輕職場女性屈于多方面的壓力,會選擇將精神寄托在寵物身上。

  但事態的發展趨勢往往不遂人愿。當養寵所需的大量時間精力在經歷初期的新鮮感后被漸漸耗盡后,心理慰藉由此轉化成“甜蜜”的負擔。不得已,有人的父母被迫做了“接盤俠”,更有人將其直接拋于街頭,美其名曰“放生。2018年,Papi醬發布一則短視頻:“假如寵物是我們的孩子”,借此諷刺這一現象。

  無法苛責部分群體經濟實力的失勢與精力匱乏,但受各方面因素的影響,在寵物圈逐漸形成了一個特殊群體“云吸寵”。微博、抖音等社交平臺中的萌寵內容成為各大平臺上的流量收割機。在微博平臺上,共計1.3億條關于寵物的微博內容,856W個用戶搜索結果;話題8W+。其中,閱讀最高的寵物話題有12.7億次,Youtube上喵星人的視頻總瀏覽量接近260億。

  熱衷者們紛紛表示,“云吸寵”不僅成本低,不費心,還自帶治愈力,不用辛苦做鏟屎官。“丁香醫生”甚至發布文章從科學的角度來闡述“云吸寵”的多種好處。

  誠然,我們沒有證據去斷言所謂的“云吸寵”是否能夠真正地彌補孤獨經濟的窟窿。但隨著寵物經濟的格局日漸擴大,投資價值只增不減。“云吸寵”的存在,或許就是對頭腦發熱投資者們的變相諷刺。

  互聯網效應下的反作用力

  某種角度來看,寵物市場從沉寂到復興,再從復興到風口,互聯網功不可沒。各類萌寵短視頻的走紅,不僅拯救了寵物美容等處在邊緣化的小眾生意,更讓寵物搖身一變,成了不少店主手里的“搖錢樹”。

  瀏覽微博抖音等各大平臺,在絡繹不絕的萌寵短視頻博主的簡介上,隨處可見店鋪信息與聯系方式。寵物變現,無論從流量還是周期來講,要比尋常類別更簡單些。

  抖音上有個用戶,僅發布了37則視頻,粉絲數便高達24.8萬。點開該用戶頁面,寵物用品專賣店的信息赫然在列。通過萌寵效應引流,是眾多寵物行業經營者慣用的營銷手段。

  然而,寵物自帶的“網紅屬性”累積出現實性的經濟成果后,卻將自身推向搏流量的“修羅場”。單純曬寵已不不足為奇,流量的突破口正被一點點掘寬。

  此前,抖音上發生過一件寵物冒險慘案,有位博主把自己養的橘貓放在了三十二樓的窗戶外,橘貓站立的地方極小,樓下是車流如梭的公路,以及滔滔江水。這則視頻獵奇效果斐然,點贊數達9.4萬,評論數8000左右。但橘貓冒險的戲碼最終以跌落喪生,掀起輿論狂潮告終。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寵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