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图卢兹劳特雷克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谁在染指宠物圈 收割“铲屎官”

  曾经说过,人性的弱点往往是资本手里最大的牌。我们都曾见过这样的瞬间:深夜地铁里的加班大军;霓虹灯下零星的身影;以及时刻挂在脖子上的耳机。他们在逃避孤独,他们也在向往孤独。这不仅是一门学问,更成就了一种经济。当消费行为中,意识流开始喧宾夺主,孤独经济的火便风吹可燎原。时至今日,我们可以直观地预测出其中最旺的那一把,无疑当属宠物市场。

  2018年我国宠物消费市场规模达到1708亿元,比2017年增长27%。到2020年,这一数字有望达到2000亿元。近几年,淘宝、天猫等平台的宠粮、动物零食和清洁洗护用品等市场规模涨势明显。2019年上半年苏宁销售额为1.3亿,销量114万,淘宝销售额达到103亿,销量2.68亿。

  近日,一向投资有道的雷军,连续投资两家宠物品牌。诚如多数媒体所言,宠物市场这块蛋糕,势必引得资本蠢蠢欲动。

  环顾身边,随着越来越多年轻人将“猫狗双全”奉为人生赢家,或自豪,或羡慕。心理效应推动经济格局,在这种社会现象的反衬下,我们便不得不去思量宠物消费背后的巨幅阴影究竟有多大。

  “云吸宠”大军的喜与悲

  在宠物爱好者的朋友圈里一直流传美国史塔克说过的一句话:养狗,是唯一一种能用金钱买到的爱。多数人听到这句话时,潜意识里会自动过滤重要信息,将“金钱”这个必要条件一略而过。

  同时又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一项资金与精力双重堆砌下的“奢侈消费”。宠物报告显示:与2018年相比,2019年宠物饲养者为单只宠物的年消费金额达到5561元,同比增长545元,增幅为10.9%。

  然而,这还只是平均数据。有网友曾经为自己的宠物狗列过一项消费数据清单,在微博放出后,很快引起不少铲屎官的“附议”。清单显示:狗狗的年均消费巨头主要在食品与医疗方面,其中有一项高额开支令人哭笑不得,即5500元的家具消费。

  该网友表示,狗狗在磨牙时期就会搞破坏,一不顺心也会搞破坏,甚至运动量不足还是会搞破坏,家具开支在养宠物的过程中不可避免。显然,被宠物掏空钱包的后怕赤裸裸地横贯在消费者眼前,“猫狗双全,人生赢家”在某种程度上更是对消费能力的剧烈考验。

  另一方面,《中国宠物白皮书》显示:从2016年开始,养宠人群画像的关键词主要集中在年轻、高学历、女性身上,企业工作人员居多。年轻职场女性屈于多方面的压力,会选择将精神寄托在宠物身上。

  但事态的发展趋势往往不遂人愿。当养宠所需的大量时间精力在经历初期的新鲜感后被渐渐耗尽后,心理慰藉由此转化成“甜蜜”的负担。不得已,有人的父母被迫做了“接盘侠”,更有人将其直接抛于街头,美其名曰“放生。2018年,Papi酱发布一则短视频:“假如宠物是我们的孩子”,借此讽刺这一现象。

  无法苛责部分群体经济实力的失势与精力匮乏,但受各方面因素的影响,在宠物圈逐渐形成了一个特殊群体“云吸宠”。微博、抖音等社交平台中的萌宠内容成为各大平台上的流量收割机。在微博平台上,共计1.3亿条关于宠物的微博内容,856W个用户搜索结果;话题8W+。其中,阅读最高的宠物话题有12.7亿次,Youtube上喵星人的视频总浏览量接近260亿。

  热衷者们纷纷表示,“云吸宠”不仅成本低,不费心,还自带治愈力,不用辛苦做铲屎官。“丁香医生”甚至发布文章从科学的角度来阐述“云吸宠”的多种好处。

  诚然,我们没有证据去断言所谓的“云吸宠”是否能够真正地弥补孤独经济的窟窿。但随着宠物经济的格局日渐扩大,投资价值只增不减。“云吸宠”的存在,或许就是对头脑发热投资者们的变相讽刺。

  互联网效应下的反作用力

  某种角度来看,宠物市场从沉寂到复兴,再从复兴到风口,互联网功不可没。各类萌宠短视频的走红,不仅拯救了宠物美容等处在边缘化的小众生意,更让宠物摇身一变,成了不少店主手里的“摇钱树”。

  浏览微博抖音等各大平台,在络绎不绝的萌宠短视频博主的简介上,随处可见店铺信息与联系方式。宠物变现,无论从流量还是周期来讲,要比寻常类别更简单些。

  抖音上有个用户,仅发布了37则视频,粉丝数便高达24.8万。点开该用户页面,宠物用品专卖店的信息赫然在列。通过萌宠效应引流,是众多宠物行业经营者惯用的营销手段。

  然而,宠物自带的“网红属性”累积出现实性的经济成果后,却将自身推向搏流量的“修罗场”。单纯晒宠已不不足为奇,流量的突破口正被一点点掘宽。

  此前,抖音上发生过一件宠物冒险惨案,有位博主把自己养的橘猫放在了三十二楼的窗户外,橘猫站立的地方极小,楼下是车流如梭的公路,以及滔滔江水。这则视频猎奇效果斐然,点赞数达9.4万,评论数8000左右。但橘猫冒险的戏码最终以跌落丧生,掀起舆论狂潮告终。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宠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