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图卢兹劳特雷克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本地生活进入下半场 饿了么美团巨头角逐

  2019年,本地生活服务市场正式进入下半场,美团与饿了么之间的角力从台前一直延续到幕后。

  早在今年3月,美团创始人兼CEO王兴在接受《彭博商业周刊》采访时,谈到了公司与阿里的恩怨,“剑指”马云与阿里。作为回应,阿里市场公关委员会主席王帅通过一封对饿了么团队的表扬信予以回击:“在外卖市场上多地份额已经超过50%,彻底引发竞争对手的人身攻击”。

  时隔两月,双方再次因为3年前的不正当竞争纠纷而论战。虽然饿了么被法院判决向美团、客户及其他消费者致歉,但其仍强调,美团今年同样在多地因强制商家二选一而被立案调查。强制二选一问题由来已久,更凸显出双方的这种暗自较劲。

  除了在舆论上的纷争,今年二者在细分赛道上的业务布局更是紧追不舍,除了大力布局互联网买菜与物流配送业务,还帮商家做数字化,甚至还涉足为餐厅招人等业务。

  在双方贴身肉搏的背后,无论是美团还是饿了么,都暂时没办法甩开对方。业内人士指出,在美团不断拓宽自身边界的同时,饿了么则不断融入阿里生态、走过单点作战的阶段;未来,联合作战或许将成为本地生活领域的主流趋势。

  从互联网买菜到物流配送,美团饿了么针锋相对

  2019年以来,在本地生活的细分赛道上,互联网买菜与物流配送无疑成了“香饽饽”,美团与饿了么之间的竞争也显得格外激烈。

  2019年春节刚刚结束不久,美团的买菜业务便悄然登陆北京天通苑与北苑两大居民区,主打为1.5公里之内的社区居民提供“手机买菜”服务。社区买菜这一行业,也靠着低价、高频、刚需等特点,成为新的流量宝地和风口。

  经历了2018年的单车、网约车以及小象生鲜等摸索,美团曾提出2019年将采取审慎探索的态度。而从美团买菜业务的成长轨迹来看,很难将这块业务的发展速度与谨慎联想到一起。

  除了采取前置仓模式的美团买菜外,美团于今年4月与7月大幅缩减了小象生鲜的业务范围,并推出了买菜新业务“菜大全”。后者主打菜场代运营,通过筛选出菜场买手来为用户提供外卖服务。

  反观饿了么,继3月宣布建立全新的生鲜开放平台,并表示要将入驻城市从100个扩展为500个之后,其又于11月孵化了与菜场联营合作的项目“饿鲜达”。饿了么与美团保持着近乎相近的前进步调,毫不隐藏其想要与美团一较高下的野心。

  “最主要的还是吸引那些自己做饭的人群,扩张用户群体。”业内人士表示。

  类似的竞争同样也反映在物流业务上。今年5月美团推出新品牌“美团配送”,并宣布开放配送平台。美团配送总经理魏巍表示,希望通过美团配送资源的开放,横向满足商户、用户在更多品类和场景上的即时配送需求,纵向可以共享末端配送资源。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本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