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图卢兹劳特雷克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O2O洗牌新考验:家政人员严重短缺 美团新增20万岗位

  陈小华最近遇到了麻烦。

  一场突如起来的疫情,导致客户需求降低,家政服务公司58到家今年上半年进行IPO的原计划不得不被推迟。如果疫情持续下去,家政服务人员严重短缺的问题将会变得更加严重,家居和清洁服务行业的3000万人等待返回工作。58到家CEO陈小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疫情持续影响两三个月,家政行业规?;蚪龃嬖吹?0%到20%。

  2010年前后兴起的O2O行业,在经历近十年的洗礼蜕变中衍生出新的巨头和新的服务,线下服务被更好的通过线上衔接起来,它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原有的生活方式,无论是外卖、出行、家政,效率和方便程度都得以提高。

  十年后,在完成历史性洗牌后,疫情下的O2O行业又迎来新一轮考验。与此同时,这些企业也不约而同地展开了抗疫行动。

  单量不足往日一半

  2月10日中午,不同于往日的喧嚣,北京三里屯一带无比安静。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鲜有商户开门,路上不多的行人也纷纷戴着口罩匆匆而去。这里曾是年轻人的聚集地,而因为餐饮商户众多,附近上班族也习惯于外卖这种就餐方式。

  此时美团外卖员杨和硕刚刚配送完那天的第三个订单。

  春节往往是外卖骑手们获得额外收入的黄金时期,以美团外卖为例,从年前到初六这段时间,单量超过150单即可获得1200元的额外奖金。杨和硕今年春节没回家,为的就是这笔额外奖金,在他看来,这本是一个容易达到的数字。

  疫情爆发前,北京很多餐馆特意开通了年夜饭或春节不打烊服务,一些老用户也打好了招呼,除夕夜也会选择在餐馆定桌餐送上门。

  疫情打破了计划,北京大多数本来春节期间要运营的餐厅最终停业,春节订单减少,据杨和硕所知,他所在的站点多数骑手都没能达到150单的奖励标准。

  杨和硕在美团外卖工作接近两年了,在他工作的站点算得上是一位老员工,对附近路线和办公楼、居民区位置了如指掌。平时他每日配送单量约为30单,高峰时期能达到40单,目前每天单量有20单左右。

  除了很多餐饮行业不开门这个因素以外,杨和硕的配送范围以悠唐广场、东直门、国贸、三里屯为主,由于疫情来临,许多公司没能正常上班,配送占比很大的写字楼订单几乎为零。而其所在站点的其他外卖员,一天送单数只有10单左右。

  据《深网》了解,春节期间,该站点有60名外卖员在正常工作,总外卖员人数约100人。若按照每人每天15单计算,一天下来900单。另有数据显示,在上海饿了么的某外卖站点,春节期间订单量为平时的一半,为600单左右。

  有数据显示,目前北京餐饮平台主要是美团和饿了么,目前订餐量在每天40万单,较前期有一定下降,目前正在送餐的近2万人。

  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口碑、饿了么)也遇到了同样情况,其对《深网》表示,此次疫情对平台的影响中,到店部分业务受影响较大。

  除了餐饮外卖,网约车平台也受到影响。疫情中人们减少外出需求,网约车需求也就随之下降。

  嘀嗒出行联合创始人李晓帅对《深网》表示,总体来看,当前阶段,疫情防控重点就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要求大家尽量做到“足不出户”,阻断病毒的传播途径,因此这会使得人们的出行需求锐减,这种客观变化对于全国交通出行行业都是有影响的,相应的,嘀嗒出行的订单量也会有变化和减少。

  “嘀嗒出行积极配合各地政府、交通管理部门的有关工作要求,自1月24日起升级疫情应急响应举措:暂时关闭部分省市网约出租车、市内/城际顺风车服务,这样的举措也同样会影响平台的订单和收入”,李晓帅称。

  另一边,滴滴暂停了部分城市的部分业务,包括武汉、福州连江县、福州福清市、山东滨州市、河南信阳市、江苏徐州市邳州、四川广安市邻水县、浙江台州市、湖北鄂州市、云南昭通鲁甸县、陕西西安市、陕西汉中市等。在这些地区中,滴滴暂停了其网约车、代驾运营等业务。

  不过李晓帅也提到,从长期来看,交通出行行业将防控措施做好做足,对于整个抗疫行动的意义十分重大,只有减少用户在出行中的感染风险,才能让疫情更快更好的被控制和消灭,嘀嗒出行等移动出行平台的业务运行才能归于常态,从而为日后赢来更多发展机会。

  线上买菜新考验

  在互联网外卖、出行企业受到影响的同时,线上买菜却在疫情期间因为满足人们的日常刚需迎来了逆势增长。

  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全渠道委员会近期针对部分企业的调查显示,受疫情影响,线下企业的到家业务普遍增长80%~200%之间,部分企业大年初一(1月25日)到正月十五(2月8日)期间的线上业务比去年同期增长三倍以上。

  据《深网》了解,美团买菜在北京、上海、深圳、武汉四个城市的销售量在疫情期间明显上涨,其中,北京地区的日销量最高达到了节前的2-3倍,站点的分拣、打包人员和骑手都较为紧缺。

  每日优鲜实现了同比4倍左右的交易额增长,客单价达到120元,返工前的峰值一度达到150元。

  激增的用户需求同时也给供给侧带来考验,从采购到仓管,从分拣打包再到配送,环环相扣,任何一环出现问题都无法将用户线上购买的菜品配送到位。特殊时期的人手紧缺,让“共享员工”这种新的职业模式得以出现。

  《深网》从美团买菜了解到,其与莆田餐厅、鹿港小镇、小南国等餐饮企业达成“共享员工”合作,合作的首批企业为美团买菜支援了200多名员工,其中来自莆田餐厅的40余名员工已经在2月14日完成培训,正式加入美团买菜便民服务站提供支持。

  共享员工一方面能帮助平台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供给侧遇到的难题,另一方面也是线下餐饮行业的自救方式。美团买菜相关负责人对《深网》称,由于线下餐饮企业则因疫情无法正常营业,不少员工待岗在家,与莆田餐厅等餐饮企业共享人力资源,不仅缓解了美团买菜人力紧张的问题,也一定程度减轻了餐饮企业支付工资的负担。

  除了目前已经达成合作的企业之外,美团买菜也在和其他10余家有意向的餐饮企业沟通合作中,多家餐饮企业也正在协助美团买菜进行宣传,鼓励员工到美团买菜站点提供服务。

  《深网》从美团方面了解到,旗下美团外卖、美团闪购、美团买菜、快驴进货等决定和全国1000余个城市配送合作商一起,再新增20万个长期就业、灵活就业岗位,其中就包括外卖骑手、司机、仓储员等;而在 1月20日到2月23日期间,美团外卖配送平台已新招聘7.5万个外卖骑手,其中一半以上在本省就近就业,六成以上来自工厂工人和服务业。

  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对《深网》表示,受供给侧(如封城和餐饮企业关店的一些因素)影响,疫情期间,新零售订单明显激增,客单价也有明显提高。

  为此,从1月27日开始,饿了么协同万吨通供应商组织货源,在和“有家”“Today”“百果园”“鲜丰水果”“天香果园”、操场社区和双墩社区张等武汉多地便利超市内建立生鲜便利服务站 。同时,饿了么也在当地与多个生态合作伙伴对接,争取更多资源供给到社区自提店中,逐步补充更多货源及生鲜蔬菜。

  目前,在武汉、北京、上海、杭州等38个主要城市里,一共有近6万家生鲜与商超门店提供线上买菜、线下配送到家的业务,涵盖蔬菜水果、肉禽水产等多个品类。单个城市平均门店数在1000家以上,覆盖城区大部分地区。随着门店营业率的逐步恢复,覆盖范围还会进一步扩大。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O2O